第二百零五章郑郃的任务

“别忘了,从叶枫的身上拿到龙丹的秘密,这个任务比之你的什么尊严之类的要重大的多。它可不仅仅关系着你的性命,而且还涉及到你们家很多人,很多人……”

继续是阴恻恻的话语,可是郑郃已经没有了再次质疑反驳的勇气,此刻的他就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好深好深的冰窟窿一样,从头到脚都凉透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龙丹的秘密比什么都重要。我已经开始着手这件事情了。我相信,就算是叶枫他自己都不会察觉的。就请你们放心吧,放心吧。”

现在的郑郃是一丁点儿脾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就如同一个刚刚入行的小弟一样对着电话那边低声下气的近乎哀求说话了。要是叫外人看到郑郃此时的样子,肯定会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这哪里还是那个在南昆市呼风唤雨说一不二的地下魔皇?

“我只能是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吧。不过,如今的南昆市再也不是你一手遮天的南昆市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从外面进来了很多不明势力。如今的南昆市可以说已经是暗流汹涌,正在酝酿着一场大的异变。”

“我只能是祈祷你千万千万要小心行事,可别露出了什么蛛丝马迹,叫人家抓住了咱们的小辫子。那样的话,不光是你,就是我,也要被你给坑进去了。”

“不过,你放心,你我可不是孤军奋战。上面为了协助你我完成这次的任务,已经是派出了大量的人手使用各种身份来到了南昆市。”

“这样一来,你我的身家性命还多了一层保障。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出现的。所以,你就当他们不存在一样,只靠自己的力量去做事好了。”

这说到了这个份上,电话那边的声音已经柔和了许多,郑郃额头脸上乃至背上已经停止了冷汗渗出。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人世间好好活着了。

“我明白了。咱们如今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都跑不了了。除了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找出龙丹的秘密,不然的话,咱们谁都活不成。”

郑郃已经能够正常呼吸了,自然大脑也清醒了不少,马上认识到如今的形势对于自己来说极为严峻了。

这身家性命跟叶枫所带来的那点侮辱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果然是性命比之面子更为重要。

不过刚要挂断电话,郑郃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先别挂电话。这个叶枫的来历你们查到了么?”

“嘿嘿,没有呢。虽然可以肯定得说,他是从燕京过来的。可是不知道是谁封锁了消息。关于他先前的活动是一概消失殆尽。就算是上面也感到无能为力了。”

被郑郃这么一问,电话那边的中年男人立刻变得十分无力起来。关于叶枫的来历问题,他也是毫无头绪。

“不过,你一定要明白,他可不是一般人!”

不过为了叫郑郃出死力,他还是特意叮嘱了郑郃一句。

“那他会不会是燕京方面来南昆的人物?”随着中年男子的说话,郑郃紧皱着眉头猜测着问道。

“这个你放心吧。绝对没有这种可能。”一听郑郃这么说,电话那头儿的中年男子语气极为肯定地说道。

“那你可要给我弄来有关叶枫的资料,也好让我对付他。我总觉得他这小子有点邪性,别叫他坏了咱们的事情。”

紧紧握着手提电话,郑郃不无担心地说道。自从跟这个叶枫对上之后,郑郃就总有一种死对头的感觉。

他总觉得叶枫给他的感觉是一种生死对头的强烈威胁。这种感觉没有什么凭据,但是却极其强烈。就好像老鼠对猫的感觉差不多。这是一种来自天敌威胁的直觉。

你说丝毫查不到来历,看表面也就只有二十多岁的一个小伙子竟然可以连续不断的叫他这个掌控南昆市地下势力多年的地下魔皇吃亏挂捞。

这难道是平常人能办到的么?不能啊!

“嗯。明白。只要我拿到了有关叶枫的资料,准会在第一时间提供给你的。放心吧!”中年男子听郑郃这么说,也无形中对叶枫产生了重视的感觉。

“不过,你可得明白,如今的南昆市已经不是你统治之下的铁板一块了。当然,你尽快完成了搜寻龙丹秘密的任务,那到时候你还稳坐你的南昆市地下魔皇。可若是把事情给办砸了,那——那就等着变成一堆烂肉被蛆虫吃吧。”

中年男子临到最后语气阴森极富恐吓意味地对着郑郃说道,话完,不等郑郃回答什么,直接挂了电话。剩下郑郃拿着电话气得浑身哆嗦起来。

郑郃紧紧地攥着手提电话,在清水稻香茶楼的六楼雅间里面转来转去。过了好大功夫,他才扭身坐到了柔软的大沙发上面。

虽然双眉依旧紧锁着,但是郑郃这时候的心绪已经平静了许多。他那双赤红的眼睛也变得清澈明亮了许多。

再怎么说,这个郑郃那也是南昆市的地下魔皇,尽管最近在叶枫的手里吃了不小的亏,可是身为南昆市地下魔皇自然有着其自身的骄傲。

同时他也有着自己的心思和手段。不然的话怎么能够一统华夏西南边陲的一个大城市,而且还一统治下来就是将近二三十年。

平静了自己心绪的郑郃此刻其的脸上表现出来的是满脸的阴狠毒辣。

身为南昆市地下魔皇多年,郑郃统治一个大城市的地下势力多年,怎么说也不可能是一个平庸之辈。

他郑郃当然是有着自己的独特手段,而且当他冷静了头脑,平静了心绪,想要专心地对付某个人的时候,当然可是称得上是一个令得敌人极为头痛的可怕敌人。

在郑郃看来,他跟叶枫的斗争游戏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虽然自己可能失了先机,可是真正的较量还没有开始。

他郑郃还没有真正的伤筋动骨,而且不就是失了面子么?面子是靠自己的实力给挣回来的。

你叶枫有什么呀?看老子给你布置一番,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该如何应对。

“来人,你们去给我查一下,在南昆市东部地区的龙尊堂跟隆兴安保公司最近都跟哪些人有过节。快去!”

郑郃轻轻挥了挥手,对着一直静立在清水稻香茶楼六楼雅间里面那几个黑衣墨镜男吩咐说道。

“是,老大!”

随着一声答应,那几个默默站立着的黑衣墨镜男当中走出来一个,只见他对着郑郃一哈腰快速转身走了出去。

不愧是统治南昆市地下势力多年的地下魔皇,他们自身就有完善的情报系统。功夫不大,刚才走出去的黑衣墨镜男走回来了。

“老大,有眉目了。”一进到这清水稻香茶楼的六楼雅间里面,那黑衣墨镜男立刻躬身施礼恭恭敬敬地说道。

“哦?这么快?可真是查问清楚了么?”郑郃举了举手里的红酒杯子,抿了一口红酒,悠然问道。

“老大,这个叶枫自从进入南昆市以来得罪的人可不少呢。他建立龙尊堂,开展隆兴安保公司的业务什么的直接或者间接地得罪了好多人。”

“废话少说,直接说重点!”听着面前的小弟那不急不缓跟自己报告的话,郑郃气得直翻白眼,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打断了那小弟的说话。

“额,老大,其实这些人当中最恨叶枫的应该就是下面这几个人了。他们是南昆市住建局局长黄缮还有他的儿子黄尚;南昆市海崖保安公司的老总——海崖;以及南昆市盛女私立高级中学的政教主任王潇潇……”

那黑衣小弟见自己的老大发火,急忙收敛了那一副邀功请赏的面容,换了一副严肃的语气跟郑郃汇报起来。

他还没说完,郑郃再次表露出了不耐烦。“好了,我没工夫听你说的那么详细,你尽快通知他们一下,叫他们到清水稻香茶楼的高级雅间见我!”

黑衣手下听了郑郃的吩咐丝毫不敢怠慢,答应一声转身出去打电话了。看着手下走出去的背影,郑郃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叶枫,你最好是给老子洗白白了等着,我一定会叫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爽歪歪!我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你,叶枫一定会跪下来求我给你一个痛快。”

心中默默想着叶枫对自己乞讨求饶的样子,郑郃微微闭上了双眼,感受着来自内心的胜利喜悦。

至于他的手下给那些人下达了通知之后,那些人会不会如约而来,他郑郃一点都不担心。他当然清楚,如今的他在南昆市还有一定的话语权呢。

当然若是那些人敢不卖他面子敢不来的话,那他丝毫不介意将其划归到叶枫的阵营里面去。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简单的打击一下了,他一定会先收拾了那些不听话的家伙。

关于这一点,凡是跟郑郃常年打过交道或者听说过他很多事迹的人都了解这一点。所以郑郃相信,这次见面肯定会客满甚至还会有其他人跟来的。

喜欢混世兵王:江山一统请大家收藏:()混世兵王:江山一统新更新速度最快。